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2章 封冰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苏婉灵就这么直白地看着他,“是因为阿清得了这种病,让你觉得不配继承你的家产,不配做你封铭寒的儿子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反驳,只是起身上前拉住她的手,“不是,他如果是我的儿子,就算永远无法痊愈,也是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苏婉灵放手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自己生下来的儿子,还有错不成?”

    他只是无言地将亲子报告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苏婉灵扫了一眼,顿时轻笑不止,“你果然还是不信我,要调查我和阿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手下告诉你,阿清是我和别的男人生的,你是不是直接就要把我们扫地出门了?”

    封铭寒急急地将她的脸扣在自己怀里,“不会,我从不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苏婉灵猛地挣开,“你混蛋!你骗人!封铭寒,我苏婉灵问心无愧!你如果执意要去查,那好,我们现在就离开,不再碍你的眼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转了身,但是由于刚才情绪太过激动,还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封铭寒急忙扶住她,一脸心疼地看着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秘书用了一天的时间查清了苏婉灵车祸之后,陆慕飞带着各地辗转的详细踪迹。

    “总裁,虽然那个时候夫人失忆了,但是无论是宾馆的老板还是公寓的房东,抑或是我们调出来的监控,都说明,他们二人从未同床共枕过。”

    穆苍山的平房里,也是两个房间的。

    封铭寒没有回应,只是摆了摆手让他下去。

    他并非不相信苏婉灵,他只是不相信陆慕飞,一个生前要拉着无辜的孩子一起去死的人,怎么会对心爱的女人终日相敬如宾没有邪念?

    如果陆慕飞一定要趁着她失忆做些什么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苏婉灵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,才不肯原谅封铭寒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,软禁我是没有用的,我说过我不怕死,大不了再死一次给他看,之前那段时间我是失忆了,却不是人尽可夫的,他追根到底,还是不信我!”

    佣人端上来的饭,她碰都不碰,这两天也只说了这么几句话让人给封铭寒带回去,其余的时间,她都围在封尧清的床边,或啜泣或出神。

    深夜,她在床上浅眠,忽觉身边一方塌陷了下去,还未等开口,凉薄的唇就夹杂着酒气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生生把她弄哭了他才停下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苏婉灵听到这句话开始崩溃地痛哭不止,“我说过,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对不起!”

    他任由她在自己胸口捶打掐捏,留下一道道红痕,等她发泄累了,他又把她揽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无论阿清是不是我们的孩子,我都会待他很好。”

    可是苏婉灵心里的委屈却没有消散多少,她要的是他的完全信任,而不是无奈的妥协。

    终于,秘书带回了封尧清出生当天的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原来,当天在苏婉灵进入产房的同时,另一个产房内居然也有一名妇人在生产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孩子几乎是同时抱出来的,只是当时众人都为苏婉灵松了口气,根本没人去在意另一个没有家属照料的孕妇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